黑花什麼的... 我不會寫阿阿阿阿!! 為毛要一時衝動說要寫黑花 (倒

這篇請別太認真看 我會死 (死  而且還爆字數了 (再死

 

 

 

 

[唷,解當家今天怎麼沒帶那個戴眼鏡的夥計吶?]
心情莫名的煩躁
黑瞎今天沒有按時出現就讓我夠火的了
怎麼就有人不知死活的提這件事

[陳老,咱們談生意還規定帶誰來嗎?]
扯出一抹微笑,看著眼前滿臉橫肉的男人
[哈哈,解當家說的是,咱們談生意!]

經過一番討論… 這價錢問題…

[陳老,這次我們可是折了好幾個兄弟在裡頭,
你出這價…會不會太不上道了?]
[你!!]
看著對面的胖子,氣的肉都抖了

[老大喝茶!解當家,喝茶。]
一旁的夥計趕緊端出茶來,試著讓他老大穩定情緒
老大端起茶 一口乾了 重重的將杯子給放回桌面
我端起還有些微溫的茶 輕啜一口
嘖,不知道怎麼泡的 味道不喜歡

我等著對面臉色不善的人 穩定情緒
[花兒爺 咱們都做了多久的買賣了,這價格好商量。]
[別用那個稱呼叫我,你 還不夠資格
算了 這生意我不做了。]
才想起身 就感覺腦袋一陣暈眩 四肢有些麻痺
雙手撐著桌面,才不至於狼狽的摔在地上
我看著因為我動了桌子 而灑出來的琥珀色液體
我太大意了


[我還怕那一小口沒有作用呢!
別想著喊人,你外頭的人 早就被我的人收拾了!]
雙腳支撐不住身體 止不住下滑
對面的陳老站起身 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不愧是花爺,果真是貌美如花兒阿!]
繞過桌子,陳老挑起我的下巴
輕撫著我的臉頰 讓我做噁
我嫌惡的撇開臉 試著擺脫令我不快的手指

[都死到臨頭了,還裝什麼高傲!]
看著他揚起手,一巴掌就要落下
我閉起眼睛 等待著被呼巴掌的疼痛

碰!

沒等到預計的疼 卻聽到槍聲
以及接下來 不成聲的哀號

[誰准你用髒手碰我們當家的?]
你站在門口 舉著的槍 還微微冒著煙
眼神是我從未見過的濃烈殺氣

你筆直的走向我 不理會倒在一旁
右手早已不知去向的人

[對不起,我來遲了…]
伸手抹去不小心飛濺到我臉上的鮮紅
溫柔的聲音、熟悉的體溫 讓我安心
放鬆神經 我瞬間跌入黑暗
失去意識前 我知道
會有一雙強而有力的雙臂
小心的將我摟進懷裡

 

 


[唔…]
坐起身,扶著還有些暈眩的腦袋
這是我房裡 我回來了
等著暈眩感退去 走出房門


[當家,你醒了。]
[說明一下之後的情況。]

[您昏倒過後,黑爺無心戀戰,直接將您送回來
送進房 等醫生診斷沒事後才去療傷。]
[他傷了?]

[是的,我們被陳老的人纏上,那些人當然不是黑爺的對手
一急就放話說您在陳老手裡,要我們別輕舉妄動
黑爺才想問清楚 就被人從背後砍了一刀。]
[他在哪裡?]

[正在房裡休息。]

忍住怒氣 邁開腳步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在門外等我。]
右手搭在門把上,深吸了一口氣,推門而入

 

你趴在床上,我一眼就看見你的傷
聽見開門聲 你轉過身來
[解當家,身體還好吧?還有哪裡疼嗎?]
一開口,還是先關心我的身體
[這裡是你房裡。]
我有些微慍的開口 盯著眼前的人

[是~我的花兒爺,身體好些了嗎?]
你將我拉進,我踢掉鞋子 整個人爬上柔軟的大床
[我沒事,你呢 疼嗎?]
[沒事,一點都不疼的!]

[你沒有經過我的准許 弄傷了我的東西,你 要拿什麼賠?]
[小傷不礙事。]

[你是我的東西,我不許你受傷。]
[男人嘛,留點疤帥多了!而且這樣~
以後我們在做的時候,你看見我的疤 還會心疼~]

不想聽這些吊兒郎當的話
低下頭 靠在你肩上
雙手繞到背後 輕輕的撫著傷口

有些話 我說不出口 也不能說出口
但我會讓你知道 我有多心疼你的傷

[花兒爺 我沒事,不就一刀!?別擔心了。]
拍拍我的背 安撫著我突如其來的沉默
[好好養傷,我出去了。]
小聲的叮嚀著

調整心情
走出這房門 我又是解家的當家了

跨出房門 眼神瞬間變的冷冽

[解家規矩,受人點滴 湧泉以報!
人家砍了我們的人一刀 在怎麼說… 也要還的十刀給人家。]

守在門外的人 領命去辦了
嘴角 勾起冷艷的弧度

敢動我的人 想必 已經準備好
付出代價了。

 

 

-----------------------------------------------------------------------------------

應該是沒有下一篇黑花了(死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