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在 不知道怎麼說這篇了 原諒我打混過去吧 誰叫我說不贏朋友 只好交出這篇(欸

算是歸來後續 不過沒看也沒差... 不過想看的話.. 在這> http://domoii041711.pixnet.net/blog/post/130497010

 

 

 

瓶邪-惡習

 

睜開眼,看見窗外高掛的太陽,我知道時間晚了
難得睡這麼晚,昨晚做了個好夢,睡的很香…
才想起身,腰上一股力量 將我往床上帶

[多睡會。]
阿…怎麼夢裡的人 跑出來了
摟在腰上的力道 讓我不得不認清他真的回來了

回想起昨天…
這只瓶子 只用了對不起打發我
完全沒有 也不想 交代這段時日他去了哪裡 幹了些什麼
小爺我每次都被呼悠過去!
害的這只瓶子養成失蹤的壞習慣
也讓小爺老是在等著他回家
不想辦法治治他這惡習不行。

[我去準備早餐,要搞失蹤 也要吃飽才行。]
用力的掰開摟在腰上的手,不去看他的臉

 

熟練的準備著雙人份的早餐
沒錯,我每天都是這樣

將餐點端上桌 坐在習慣的位置上
跟平常不同的是 今天 對面的椅子上 也坐了一個人
跟平常相同的是 餐桌上 依舊無語

[如果你又要出去,麻煩將門帶上,
吃飽後 餐盤我晚點收,不勞您費心了。]
我準備到我那小鋪子窩著

起身,抓起外套 往玄關走去
[吳邪……我…]
跨出門,立刻將門闔上
或許,我只是不想聽見他說道別的話


渾渾噩噩的到了中午
不知道小哥還有沒有待在家裡
有些忐忑的回家

看見他坐在我常坐的沙發上
老實說 我鬆了一口氣

沉默無語的用完午餐
想睡個午覺
人才剛爬上床,後頭就有一隻跟著爬上來

習慣似的圈著我的腰 保護似的摟進懷裡
嘴唇游移在頸項
[吳邪…]
飽含情慾的聲音 就在耳邊呢喃

[反正小爺這就是旅社,你想來、想走,爺都管不著
爺還要給你暖床,等著你臨幸!]
瞪著眼前有些浮現的麒麟,爺覺得委屈了
到底當我是什麼…?

[我沒有,吳邪。]
狠狠的推開他 扯過被子 整個人蜷曲在被子裡頭
聽到了扣一聲… 唔 我推的太大力了嗎…
不知道疼不疼… 欸 不是心疼他的時候了!!

聽見他從地上爬起來 又爬上床
將我連同被子 一起溫柔的摟入懷裡
[吳邪,謝謝你 讓我有一個可以說 "我回來了"的地方。]
小爺的眼淚又不爭氣了…

[你他娘的下次出去 沒給爺留個紙條口信什麼的,看爺怎麼治你!!]
探出頭來 雙手還是心疼的撫著他剛剛撞著的頭


[吳邪,我是撞到肩膀。]
[………]


爺到底還是被吃的死死的…

 

 

---------------------------------------------------------------------------------------------

 

(死

 

以後 不隨便就跟我朋友拌嘴(認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