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槽,不是我在說,黑花我怎麼可以爛成這樣啦!然後又愛寫

歡迎吐槽拍打

快幫我找錯字。

 

 

 


如果-他們去遊樂園 【黑花篇】

 

 


「啊!小花!」
吳邪站在遊樂園門口,開心的向正迎面走來的解雨臣揮手。
解雨臣微笑的回應著吳邪。

才想上前跟吳邪聊上兩句,就見黑瞎子與張起靈互相使了眼色。

「花花~咱們今天就好好玩吧,來,走這裡!」
黑瞎子擋在解雨臣面前。
被解雨臣一把嫌惡的推開時,已無吳邪的蹤跡。

解雨臣嘖了一聲,怒瞪了黑瞎子一眼。
「唉唷,這小三爺怎麼沒等我們一起走呢?」
黑瞎子貌似惋惜的嘆了口好大的氣。

解雨臣站在岔路前,看了一眼黑瞎子,試探性的往右邊岔路口踏了一步。
黑瞎子掛在臉上的痞笑顯然的有些僵硬,儘管只有一點,並很快的恢復原樣,但逃不過每日朝夕相處的解雨臣眼裡。

『算了,就放縱他一次吧。』

「好像不在這,往左邊去找找吧。」
解雨臣說著,便往左邊岔路邁開了步伐。

往前走了幾步,回頭看著還愣在原地的黑瞎子。
「不走?」

「阿,媳婦等我!」
黑瞎子立刻追上那抹正等著他的背影。

 

一路,黑瞎子陪著解雨臣尋找著不可能出現的吳邪。
東摸摸西看看的走到了旋轉木馬前。

「小花花~咱們去坐旋轉木馬吧!走這麼久的路也該休息一下了。而且而且,旋轉木馬會360度旋轉,如果小三爺在附近,肯定會發現的!」
黑瞎子拉著半推半就的解雨臣上了裝飾華麗的旋轉木馬。

黑瞎子挑了個馬車,將解雨臣安穩的扶進馬車後,自己跨上了前頭的馬背上。

「英勇的騎士,要護送公主出門啦!!」
就算身下不是英挺的駿馬,而是有著華麗裝飾的假馬,坐在馬背上,挺直身子的黑瞎子,仍不失帥氣。

「誰?誰是公主?」
解雨臣面帶微笑,從馬車前方縫隙伸出手,狠 狠 的 捏上黑瞎子的腰。

「阿阿!是英俊的王子啦!」
吃痛的黑瞎子縮了縮身子,趕緊改口。
解雨臣這才滿意的收回毒手。

旋轉木馬在兩人的打鬧中停下。
黑瞎子率先跳下馬背,伸出手,想扶著解雨臣下馬車。
雖然被解雨臣踢了一腳,但看著遞過來的小手,黑瞎子還是露出愉悅的笑容,盡了騎士的責任。


之後,兩人隨意的閒逛,走進了花園迷宮。

高聳的玫瑰花牆,被整理的相當整齊漂亮,看的出園方的用心。
撲鼻而來的花香,更是讓人心曠神怡。

看著解雨臣的好心情,黑瞎子大膽的上前牽起解雨臣的手。
解雨臣象徵性的甩了幾下,沒甩掉這黏人的黑瞎子,反正迷宮裡也沒其他人,就任由他牽著了。

漫步在玫瑰花牆裡,徜徉在玫瑰花香中。
解雨臣與黑瞎子並不急著走出迷宮,而是放慢腳步,享受不被打擾的片刻安寧。

 

不知不覺近了黃昏,兩人並肩坐在草原上。
白天有許多孩子在這草原上放風箏、互相追逐嬉戲,盡是開心的笑語。
黃昏時刻卻是如此寂靜,只聽得見風聲。

看著夕陽緩緩跌落水平線,直到不見。
吹著徐徐微風,黑瞎子伸手,溫柔的替解雨臣理理被風吹亂的髮絲,無意間觸碰到解雨臣微涼的臉頰,輕輕皺眉,脫下自身外套披在解雨臣身上。

「天晚了,花兒。該回去了。」
黑瞎子起身,蹲在解雨臣面前,拉攏他身上的外套。

「再待一會。」
解雨臣閉上眼,感受著吹拂在身上的微風。

「好。」
黑瞎子露出微笑,順了解雨臣的意思。
走至解雨臣身後,坐下,將眼前的人兒圈進懷裡。
解雨臣不客氣的躺上身後的厚實胸膛,眷戀著令人安心的體溫。

黑瞎子將下巴枕在解雨臣肩上,有意無意的蹭著。
「喂。」
解雨臣不閃也不躲,只是小小的出聲警告。

「呵呵。」
看著解雨臣算是默許的行為,黑瞎子得寸進尺的親吻著解雨臣白皙的頸項,以及紅潤的臉頰。
心滿意足的將懷中人摟的更緊一些。


『蹦!!』


遠處傳來了放煙火的聲音,絢爛的煙花在空中炸出燦爛的火光。
可惜被草原邊上的大樹遮去了大半,只能欣賞到一半,難怪這草原無人駐足。

「花兒,要換位置嗎?這裡無法看見全部的煙火。」

「不用。這裡就好,就我們兩個。」

解雨臣抬起手,覆上圈在腰上的黑瞎子的手。

貪婪的放縱自己,沉醉在這難得遠離紛爭的休閒時光。

與黑瞎子一起,仰望星空。

 

 


 

 

這種要甜不甜的無感文,我自己覺得好膩阿~~

我擺脫不了這種定位了嗎

 

#回文比靈感君更讓我有寫作動力。

雖然是這樣講,但是實際上理我的也就那幾個。

每篇都看的人,我愛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