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說這篇整個就是在很極限的情況下完成XDDDDDDDDD

第一次寫H在兩天之內生出來。

第一次寫H完全沒有手稿 (這個沒手稿就會脫序演出的人#

一切都是為了讓小熊畫H圖,所以才寫這麼快。

 

架空,是圖衍生出來的補腦。

 

圖源:小熊但不小 微博  請戳 http://www.weibo.com/kuma0715?from=profile&wvr=5&loc=infdomain

繪師:小熊

 

圖片如下。

358e50  

 

好的,請進入我的腦世界XDDDDDD

H哦,請慎入。

 

 

 

 

瓶邪-私心

 


『海兵吳邪,請立刻至總司令室報到。』
要塞的廣播終了,一群正頂著豔陽做海兵訓練的海兵們竊竊私語。

「安靜!吳邪到總司令室去報到。」
監督訓練的教官眼神掃過全體海兵,最終停在吳邪身上。

「是。」
吳邪低著頭,小跑步的往總司令室去。

『扣扣。』
吳邪輕敲了兩下總司令室的門板。

「請進。」
裡頭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

「海兵吳邪,請問總司令有何吩咐。」

「把門關上,過來。」
吳邪聽話的走近男人,停在印著『總司令 張起靈』的桌牌面前。

「過來。」
男人似乎不滿意這樣的距離,又催促了一聲。

「唉.....」
吳邪輕嘆,無奈的走到男人身邊。

「啊!」
才剛靠近就被男人一把拉進懷裡,跌坐在男人身上。

「小哥!被看到怎麼辦!?」
吳邪有些惱怒的瞪著男人,眼神隨即緊張的看著已經被關上的門。

「不會有人進來。」
男人抬起手,擦去吳邪額上因小跑步過來而滲出的薄汗。

「幹什麼讓我進來?」

「捨不得你曬。」

「你這是公器私用!!」

「恩。」
男人沒有否認,大方的承認。

「.......」
吳邪頓時無語,忍不住翻翻白眼。

男人捏捏吳邪的腰,又摸摸臉頰,微蹙起眉頭。

「欸,你幹嘛!?」
吳邪怕癢的扭著身子閃躲,撥開在身上游移的手。

「你瘦了。」
男人輕鬆的抱起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像是在惦重量似的。

「我這是結實!」
吳邪不滿自己像是小動物一樣的被眼前的男人抱著,掙扎的想離開男人的懷抱。

「不行,我要親自檢查。」
說著說著男人便迅速的扯掉水手服上的領結,一手摸上了吳邪一直暴露在外的腰線。

「等等等等等!!!!!」
吳邪激烈的掙扎,想擺脫順著腰慢慢往上撫摸的手!

男人少見吳邪如此激動,發現吳邪眼光時不時的飄向那扇厚重的門扉。

「等我。」
男人將吳邪抱起,放置在舒適的辦公椅上,準備去將總司令室的門給鎖上。

「誰要等你!才不等你!!」
吳邪等男人的手一離開自己身上,便跳下椅子,想搶先在男人前面離開這房間。

吳邪的手才剛摸上門把就被男人給抓了回來,男人隻手拎著吳邪,另一隻手俐落的上好鎖,將吳邪抱起往回走。
男人手一揮,將辦公桌上的雜物全掃落在地,將吳邪抱上桌子。

「你想就這麼跑出去?」
男人站在吳邪雙腿間,沉著臉問。

吳邪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領結早已被男人扯掉,衣領鬆開遮掩不住胸前的春光。

「啊!」
吳邪立刻放開緊抓著男人肩膀的手,雙手揪著自己的領口。

男人見吳邪遮著自己的胸口不禁輕笑,早已不知道被男人嘗過幾次了。
忍不住吻上吳邪因尷尬而咬住的嘴唇。

「唔!」
吳邪張嘴驚呼,男人趁機更深入的與吳邪的舌頭糾纏。
被吻的昏頭亂向的吳邪沒注意男人的手已悄悄伸入水手服內,揉捏上胸口的蓓蕾。

「嗯....」
嘴巴被堵上,只能傳出微弱的悶哼聲。
男人滿足的舔舔吳邪的唇,將水手服掀起,埋首在胸前的暗紅果實。

吳邪雙臂環上男人的脖子,皺著眉頭想壓下隨波而來的快感。
但男人故意加重力道的吸允,還是讓吳邪的慾望不爭氣的抬頭。

「小哥.....」
吳邪像是求饒似的喚著男人。

「還跑嗎?」
男人直勾勾的看著吳邪,貌似回答如果不能順他的意,那麼就讓吳邪憋死!

「不跑了啦.....」
吳邪湊近男人耳邊,小小聲的耳語。

男人親了親吳邪嘴角,像是獎賞。
接著俐落的解開吳邪的褲頭,撫上已挺立的慾望。
吳邪揪著男人的領帶,將臉埋進男人的頸窩,微喘著氣。
溫熱的鼻息噴在男人脖子上,男人抬起空著的手撫著吳邪的頭。

男人持續套弄著吳邪的慾望,吳邪難耐的蹭著男人。

「小哥...快要....」
止不住顫抖,吳邪在男人手裡達到高潮,羞恥的不敢抬起頭,就這麼窩在男人肩上。

男人也習慣了吳邪這麼躲著,沒有說破。
單手輕輕的抱起吳邪,好讓自己能順利脫下吳邪的褲子。
接著將手裡吳邪剛剛釋放的慾望塗抹在吳邪的後穴。

「唔.....」
還溫熱著的液體接觸到穴口,吳邪不禁低吟出聲。

男人試探性的將指頭探進吳邪身後的洞口,小心翼翼的動著。
緩慢的增加手指,等待吳邪適應。

「小哥...可...可以了...」
就在男人想著差不多了的時候,就聽見吳邪的邀約。

男人將手指抽出,解開自己褲上的皮帶,才剛拉下褲子拉鍊,隱忍多時的慾望便彈跳出來。
男人讓吳邪躺在桌上,將吳邪的腳對折於胸口,使其私密處暴露於自己眼前。

「嗚嗚.....你別看...」
吳邪抬起手遮著自己的眼睛,不願面對自己如此羞恥的姿勢。
男人確認夠了吳邪一顫一顫的穴口,確實能夠容納自己的時候,狠狠的挺進。

「啊!」
不顧吳邪的驚呼,男人毫不猶豫的挺進、抽出、再挺進。

抽插了幾下,貌似不滿意吳邪因害羞而一直避開自己的眼神。
拉著吳邪的手,讓吳邪坐起身,保持插入的姿勢,男人坐上一旁的辦公椅上。

「太...太深了....啦....」
吳邪感覺因自己的重量而狠狠頂到自己深處的慾望,正持續的變大,佔滿了整個身體。

「吳邪,吻我。」
男子扶著吳邪的腰,加快速度的頂進溫暖的小穴裡。
不捨的看著吳邪眼角閃著淚水,揚起頭,希望能用嘴唇安撫吳邪。
吳邪低著頭,親吻上男子,儘管因為身下的撞擊而讓吻支離破碎,吳邪還是吻著男子,唇舌交纏。

「嗯嗯.....」
吳邪伸手捧著男人的臉,想讓親吻能順利一些,主動伸出舌頭舔著男人的唇。
男人彷彿受到鼓勵,頂入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深。

「唔唔!」
吳邪受不了這刺激,第二次達到高潮,射出的白濁染上男人腹上。
高潮之餘,無意識的收緊後穴,逼得男人也繳械在自己體內。

 


「還好嗎?」
等待餘韻過後,男人舔去吳邪眼角滲出的淚水,心疼的問著。

「腰....好疼.....」
吳邪癱軟在男人身上,抱怨著腰疼。

「別動,我帶你去清理。」
男人拉住想起身的吳邪,緩緩的將還待在吳邪體內的慾望抽出。
隨著抽出的動作,剛剛因情事而留在吳邪體內的濁液被一起帶了出來,吳邪臉紅的都出汁了。

男人將吳邪清理好,親自替吳邪穿好衣服,送出總司令室。
看著扶著腰,走路一頗一頗的吳邪,男人回到總司令室,拿起被掃落在地面上的電話。


『明天海兵訓練暫停一次。』

 

 


 

 

當然,還是請幫我校稿,如果有錯字請通知我。

其實這一開始只是段子,我只寫到『你這是公器私用!!』這裡而已。

然後小熊一直覺得斷的很不自然,總覺得後面要有辦公室PLAY才對XDDDD

然後他自己說,如果後面有H,他就畫H!!!!

於是,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笑

小熊的坑,又多了一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夢夢
  • 你們wwwwww#
    你們怎麼這樣啦wwwww#
    都不找我qwqqqqqq((走開#
  • 我們wwwwwww#
    我們都怎樣了啦wwwwww#
    找你一起寫H嗎XDDDDD

    泫舞 於 2014/09/06 13:45 回覆

  • 悄悄話
  • 夢夢
  • 來啊wwwwwwww#
    你不要欺負夢夢我一個小孩只###(何
    我也想畫畫(沒人阻止你#
  • 畫畫可以阿 我不阻止wwwww

    泫舞 於 2014/09/12 2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