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終於把H梗系列寫完了

挑戰了黑花跟三潘 這更讓我確定......

我除了瓶邪 其他的都是渣渣 哈哈哈哈哈 (死亡狀態

三潘居然比黑花難寫800倍!! 然怪三潘文這麼少 (拜託餵食我 ((肯求

三潘強烈崩壞 大崩壞 不怕雷的繼續往下看!!

 

 

 

 

如果-他們玩H梗 【三潘篇】

 


吳三省處理完帳本走出書房就是看到這光景。


潘子不知道跟哪來的野男人聊著天,挨的很近。
野男人不時摟著潘子的肩膀,在潘子耳邊細語。
潘子臉上盡是愉悅的笑容。


「走了。」
吳三省大步從兩人面前走過,冷冷的叫上潘子。

「三爺?今天看帳怎麼特別快?」

「怎麼?捨不得離開是吧?」
吳三省回頭,嘴角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丟下話,又轉回身,不等潘子跟上。

「欸?我先走了阿,下次再聊。」
潘子雖然疑惑,但還是跟身旁的人打了聲招呼,隨即跟上吳三省。

潘子追上了吳三省,替他開了車門,自己坐上了駕駛座。

「三爺,接下來要到其他堂口視察。」
潘子熟練的將車子開出車庫,平穩的開往下個目的地,邊向吳三省報告下個行程。

「回我家。」
後座的吳三省不予理會接下來的行程,淡淡的開口。

「怎麼了?三爺您身子不舒服?」
潘子將車停靠在路邊,緊張的往後問。
一雙眼上下仔細的看著吳三省。

「囉嗦。」
吳三省不容置疑的態度,讓潘子沒往下問,將車子調頭,往吳三省家裡開去。

 

潘子將吳三省送進門,看見吳三省筆直的往臥房走去,這下急了!

「三爺,您要不舒服,潘子去給您買藥吧!!」
說著就想出門去藥房。

「過來。」
吳三省坐在房裡的椅子上,手指輕敲著面前的桌子。

「三爺還有甚麼吩咐?」
潘子隔著桌子,停在吳三省眼前。

 

「把衣服脫了,全脫了。」
吳三省直直的看著潘子,不拐彎抹角的說出令潘子愣住的要求。

「三...三爺?在說甚麼呢?」
潘子微愣,回神後搔了搔頭,無法理解現況。

「我讓你脫。」
吳三省無視潘子僵住的笑容,帶著怒氣的開口。

「是,三爺。」
服從是眼下唯一的路。
更何況是那個將吳三省的話奉為聖旨的潘子。

潘子一把脫下自己的T恤,露出佈滿大大小小傷疤的精壯上身。
單手就扯開繫在腰上的皮帶,解開褲頭,褪下長褲,且一腳踢開。
站在原地,低著頭不看吳三省。

「我說,全脫了。」

潘子伸呼吸,將最後一件扯下,整個人赤條條的站在吳三省面前。

「爬上桌。」
吳三省接著開口,一點都不給潘子羞恥的機會。


潘子無法理解吳三省到底在想甚麼,但還是赤裸著身子爬上桌子。

「坐過來。」
吳三省讓潘子坐在桌沿,自己挪動椅子,卡進潘子雙腿間。
抬起右手,摸著潘子的肩頭。

「那個男人是誰?」
吳三省沒有停下輕撫著肩頭的動作,開口問道。

「哪個男人?」
潘子有些迷茫的回問吳三省。

「我看帳時,你跟他聊得很愉快的男人。」

「哦,他是那堂主的手下,見我一個人在那裏等您,怕我無聊,過來跟我搭話。」


吳三省聽著潘子的解釋。
撫著肩頭的右手向下,有些粗魯的揉著潘子掛在腿間,還未甦醒的慾望。

「三......三爺!!?」

吳三省左手扯開潘子急欲阻止的手。

「聊了甚麼?有跟他說你這裡只要被男人碰了就會硬嗎?」

吳三省輕易的挑起潘子的慾望,帶著厚繭的手掌,刺激著。

「沒有...沒有...只是隨便聊聊而已...」
潘子的手扶上吳三省的肩膀,低沉的聲音飽含情慾。

「轉過去,跪趴下來,自己把屁股掰開。」
吳三省無情的放開了潘子急需撫慰的高挺。

潘子顫抖著身體,轉過身,屈起膝蓋,伏低身子。
雙手抓著自己的屁股,露出菊穴。

「那有跟他說,你這裡喜歡被男人狠狠的插進去嗎?」
吳三省的手指在穴口輕柔的畫著圈,嘴裡則是吐出與手裡的輕柔完全相反的惡毒話語。

「三爺....我沒..沒有..阿...別舔...」
吳三省沒等潘子回答完,低下身,舌頭舔上了那一張一合的菊穴。

「心虛了嗎?怕我嚐到其他男人的味道?」
吳三省聽見潘子的阻擋,一股氣上來,往潘子的大腿內側啃了一口。


「沒有,我只有三爺....一直都只有三爺.....」
潘子聲音沙啞的喊著。
不在意被咬,在意的是他掏心掏肺的吳三省,把他當作一個會隨時對其他男人張開腿的人。
不被信任的苦楚,讓潘子難過的忍不住紅了眼眶。

聽著潘子接近哭喊的聲音,吳三省嘖了一聲。
從一旁抽屜裡拿出潤滑液,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潤滑液到在潘子後穴上。

冰涼的潤滑液才接觸到股間,潘子弓起腰,發出難受的呻吟。

「好冰!」
潘子想伸手抹去,卻被吳三省一把抓住。

「老實一點。」
吳三省手指沾著潤滑液,插進不斷收縮的後穴。

「嗯.....」
潘子悶哼,咬緊牙關,不想像女人一樣呻吟。

吳三省沒甚麼耐心,不等潘子適應就插進第二隻手指。
嘖嘖的水聲,響在房裡。
還有壓抑的喘息,都讓吳三省的耐心,消失殆盡。

「我進去了,忍著。」
抽出擴張到一半的手指,吳三省解開褲頭。
將趴在桌上的潘子拉向自己,用隱忍多時的堅挺,狠狠的插進潘子體內。


「三爺,慢點....」
潘子皺著眉頭,忍著被強行進入的痛,努力的配合吳三省的律動。

吳三省將潘子翻過身,讓他面對自己。
伸手套弄的潘子因痛楚而有些軟掉的慾望。

「三爺...你..不用..幫我...」
一句話被撞得支離破碎的。
吳三省知道潘子喜歡怎麼樣的揉捏,照著他喜歡的方式去套弄。

感覺夾著自己男根的後穴無意識的縮緊,知道身下這人快到了。
吳三省加快抽送的速度,想與他一起。

「唔!三爺...快放開我!」
潘子緊繃的慾望想釋放,大喊著要吳三省放開,免得髒了他的手。

「一起。」
吳三省捏著潘子想釋放出來的出口,狠狠的在包覆著自己的後穴裡抽插。
感覺差不多了,吳三省放開潘子,自己也隨及射在潘子體內。
潘子也在吳三省放開的同時,噴射出白濁的慾望。

 

「不管是這副淫亂的身體,還是高潮時失神的表情,甚至拼命壓抑的聲音,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吳三省趴在潘子身上,在他耳邊低喃。

 

「是,三爺。」

 

 

 


 

 

我是個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潘子的傢伙 所以肯定是潘子親媽 捨不得虐潘子 (他被三蘇虐的夠多了##

但是我又很想把他弄哭 感覺他哭起來一定很美味 (有變態#

阿阿阿 各種糾結 我想讓他羞恥到一個不行啊!!!!!!!

我無法把腦裡面各種羞恥的畫面寫出來 真的好痛心 (捶心

 

誤會> 吃醋>硬上>怎麼玩都不會壞   根本是固定模式的老梗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葱葱
  • 哈哈哈哈哈不錯啊,
    感覺三叔好孩子氣
  • 就 愛誤會 愛吃醋的幼稚鬼##
    萬年不爛的超級老梗阿~~

    泫舞 於 2014/09/29 20:12 回覆

  • 蕪菁
  • 潘子大愛<3
    可感覺這裡的潘子好像太柔了
    我個人覺得潘子就算在三蘇底下(#
    還是會更傲一些些
  • 這裡先感謝你的留言(笑
    可是我跟你的看法有不同喔/
    我心裡的潘子 對上三叔就是乖巧的小狼狗(笑
    寧可自己痛死 也不會讓三叔少了一根寒毛。
    當然,對外人˙,他是條瘋狗,只有吳三省能治的住他。
    那時候的潘子,可是比脫韁的野馬還悍!
    鐵漢下的柔情,只為吳三省。

    這只是我的看法,每個人心裡的潘子都不一樣囉。
    謝謝你的意見,也謝謝你不嫌棄的看完。

    泫舞 於 2014/10/27 22:19 回覆

  • 瓢蟲
  • 唉唉…真是百看不膩哪…qwq
    ((又跑來舔的傢伙www
    真的好萌好萌哪!!!!!!((跪地ww
    繼續偷窺大大手下的三潘( ´▽` )ノ( ´▽` )ノ( ´▽` )ノ( ´▽` )ノ
  • 系統把他設定成廣告,所以沒通知我!
    不是我無視你阿(抓衣角
    就算三年保固也不是這樣舔的XDDDD
    非常謝謝你喜歡我的三潘(偏偏喜歡我最渣的三潘)
    我實在有些哭笑不得wwwww

    泫舞 於 2015/02/14 23: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