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著言情的標題XDDDDDDDD

一樣架空 總裁黑X秘書花。

 

-

 


解雨臣輕蹙著秀眉,處理著堆積如山的公文。
心情是說不出的煩躁。

其他的秘書皆是美豔的美女。
但是只是花瓶,一點能力都沒有。
解雨臣實在搞不清楚總裁為什麼不聘請有能力的人!
結果就是工作全壓在他身上,還要忍受一群吱吱喳喳的女人!

這時被一堆公文擋著的電話響了。
解雨臣困難的將公文移開,看見來電顯示的燈號是來自總裁辦公室。
果斷無視。

電話不死心的響著,刺耳的聲音響遍整個秘書室。
解雨臣想像著黑瞎子總裁大人在電話線另一頭等著,心情不自覺的大好。
心情愉悅,處理公文的手就快了幾分。

電話聲嘎然停止,又恢復了一室寧靜。
正當解雨臣心想著『放棄了嗎?』
這回換對面女秘書的電話響了。

「喂~」
電話才剛響,就被嬌滴滴的女聲取代。

「喔,好。」

原本甜膩到令人胃有些不舒服的聲音,突然冷了幾分。
解雨臣不去理會,只想快點解決眼前的財務報表。

「解秘書,總裁要你進辦公室。」

口氣不佳,扣分。
解雨臣目光撇了一眼那個態度不善的女秘書,無奈的前去應付那個大牌的黑總裁。

 


「有甚麼事嗎?總裁。」
解雨臣端起職業的笑容,皮笑肉不笑的問著眼前不規矩的將雙腳放在辦公桌上的人。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像是質問的口氣,讓解雨臣收起了原本就不是很情願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太忙了,沒有注意到您的來電。」
低著頭,不願看著走近自己的男人。


「昨晚弄疼你了,所以在鬧脾氣嗎?」
黑瞎子抬起解雨臣的下巴,手指摩娑著粉嫩的臉頰。

「知道就好,我很忙,你只是想問這個的話,我要回去了。」
解雨臣一把拍掉黑瞎子近似調戲的手,轉身就想回自己的座位。

「伺候好老闆不是祕書的工作嗎?」
黑瞎子拉回解雨臣,將之摟在自己懷裡,薄唇不安分的舔吻著解雨臣白皙的頸項。

「我知道了。」
解雨臣沒推開他,只是拖著這個摟著自己的男人走到辦公桌前。

「陳秘書,總裁讓你進來伺候。」
解雨臣按下內線電話,直播剛剛那位語氣不佳的秘書分機。

「不准進來!誰都不准!」
黑瞎子對著電話吼完就粗魯的掛上電話。

「我要的從來就只有你。」

狂亂的吻落下,不顧解雨臣微乎其微的掙扎,吻的解雨臣暈頭轉向。

黑瞎子抱起癱軟的解雨臣,大步的走向休息室,打算好好的疼愛解雨臣。


-


雲雨過後,解雨臣躺在休息室的大床上喘著氣,一雙媚眼瞪著黑瞎子。

「噢,我的小花,別這麼看我,我怕你身子吃不消。」
黑瞎子掐掉手裡的菸,蹭過來親親解雨臣的嘴角。

「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完!你把我弄成這樣我怎麼工作!!」
解雨臣推著黑瞎子的俊臉,不滿眼前這傢伙又隨心所欲了。

「就擱著吧,我准你特休,照給薪!」
黑瞎子仗著自己是老大,薪水跟假給的豪爽。

「說的狂妄,越擱我越做不完!」
解雨臣起身準備到附設的浴室去梳洗一下,又返回工作。

「我明天就徵人,事情讓他們去做就行了!」

「你先把外面那群吵死人的女人給我解雇!」
被黑瞎子扯回床上摟著的解雨臣受不了吵雜,讓黑瞎子解散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不行~你知道我在商場上樹立了不少敵人,那群女人是我應酬帶出去的,我可不能讓你暴露在危險之中,忍忍吧。」

「你當我是誰,需要你照顧?」
解雨臣從不知道黑瞎子的用意,心頭一暖,口氣也柔了不少。

「我當你我媳婦!我可不想你有任何差池。」

「誰你媳婦啊!」

「當然是現在躺在我懷裡,剛剛躺在我身下叫的起勁的你阿!」

「不作不死。」

解雨臣帶著微笑,狠掐了黑瞎子的大腿一把。

 

 


 

 

瓶邪版本點這兒:http://domoii041711.pixnet.net/blog/post/401205277

 

廢話(?)都在瓶邪版裡頭說完了 詞窮##

 

 

#回文比靈感君更讓我有寫文動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