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時間點在除夕夜以及大年初一//

H慎入蛤~

 

-

 

 

 

 

除夕這夜,吳三省打了電話給潘子,讓潘子立刻過來。
潘子不知道吳三省有甚麼吩咐,路邊攔了車就往吳三省的住處去了。

「三爺有甚麼事要我去辦?」
潘子急急忙忙的來到吳三省這,進了門站在玄關處問著。

「過來。」
已經走進屋的吳三省,回頭看見潘子站在原處,開口讓他進來。

「坐下吃飯。」
吳三省坐在擺滿菜餚的餐桌前,讓潘子也坐下一起吃飯。

「三爺沒去小三爺那嗎?不是讓您過去一起吃飯?」
潘子已經打算一個人隨便吃吃,然後給吳三省守歲,之後倒頭就睡!
沒想到會被吳三省叫過來吃飯。

「嗯。」
吳三省只是應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低著頭吃飯。

潘子見吳三省似乎不想解釋甚麼,也沒在意,反正他從沒懷疑過吳三省的決定,捧起碗也跟著默默吃飯。

吃飽後吳三省點起菸,坐在客廳沙發上,翹著二郎腿。
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上的新年特別節目。

潘子則主動收時餐桌上的髒盤子,拿到廚房去洗。

「潘子,收拾好了就去洗澡。」
吳三省沒回頭,不大不小的音量傳進正在洗碗的潘子耳裡。

「欸?洗澡?」
潘子愣了愣,不明白為什麼吳三省讓他洗澡,難道是身上有啥怪味嗎?
一邊心裡想著,一邊抬起手臂聞聞。

「我想幹你。」
潘子頓了頓,沒一會便想起被貫穿時的快感,身體微微發顫。

「知....知道了。」
顫抖的手繼續洗碗,小小聲的回答。

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後,潘子擦擦手,準備去洗澡。

「洗完就進房來。」
吳三省掐掉手上的菸,關掉吵雜的電視,對著潘子說。

潘子只是點點頭,就進了浴室了。

吳三省看著潘子走進浴室,也起身走進臥房。
坐在床上,拿起一旁的拓本邊研究邊等。

等了許久,等到吳三省都不耐煩了,潘子這才進房。

「三爺。」
潘子穿著浴袍,若隱若現的胸口還淌著水珠,身上還飄著吳三省慣用的沐浴乳香味。

「你他娘的昏倒在裡面了嗎?」
吳三省放下了手上的拓本,聞到了潘子身上那習慣的味道,又見穿著白色浴袍襯著潘子黝黑的膚色,下腹一陣燥熱。

「不是!我自己先...先在浴室做了...做了準備...」

「哦?」

「我知道三爺不喜歡等,所以.....」

「過來。」
吳三省瞇起眼睛,下著命令。

等潘子一走近吳三省,立刻被壓上了床,並順勢分開了潘子的大腿。
浴袍下甚麼都沒穿,在大動作下,已經凌亂的浴袍根本遮掩不住春光。

吳三省沿著裸露的大腿撫摸,直探潘子的後穴,果然摸到一陣濕潤。

「做了甚麼準備?做給我看。」
吳三省離開了潘子,躺在一旁,眼神盯著潘子。

「唔.....」
潘子翻過身,趴在床上,弓起身子。
因浴袍摩擦而挺立的乳首,在吳三省眼前一顫一顫。

潘子先將手指伸進嘴裡舔濕,才慢慢的往後穴裡放。

「在浴室裡也是自己舔濕嗎?」
吳三省一直死死的盯著潘子的動作。

「沐....沐浴乳.....」

「你是喜歡我的味道吧!」
吳三省笑著說,打開了潤滑液的蓋子,往潘子手指正在戳弄的後穴淋了上去。

「阿.....」
冰涼的感覺,讓潘子忍不住呻吟。

吳三省丟開潤滑液,移動到潘子面前,解開了褲頭,露出已經充血的陽物,湊到潘子嘴邊。

「來,好好伺候他,他會讓你爽。」

 

潘子的嘴唇才微啟,吳三省就毫不憐惜的插了進去。

「唔!」
直接被頂到了喉嚨,潘子發出難受的呻吟。
儘管不舒服,還是小心翼翼的收起牙齒,努力的動著嘴唇與舌頭,賣力的滿足吳三省。
當然手裡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仍用手指擴張著等等要迎接吳三省的地方。

吳三省揪起潘子的頭髮,擺動起腰,在潘子的嘴裡放肆。


嘴裡的東西一直脹大,粗暴的肆虐,潘子無法吞嚥的唾液隨著吳三省的抽插而被帶了出來,濕了下巴。
不斷被頂到咽喉,讓潘子難過的眼眶略紅。

突然地,吳三省推潘子的頭,抽出逞兇的欲望,一絲銀絲牽連著紫紅的碩大與潘子顯得水潤的嘴唇,加上潘子泛紅且帶著疑惑的臉,吳三省感覺下腹要炸了!

「轉身,我要射在你裡面。」
吳三省將潘子還在擴張的手指拉出來,把潘子翻過了身,讓他躺在床上。
將雙腿折至胸口,抓著潘子的大腿就狠狠的撞進那個準備好的嫩穴。

「唔...三爺.....」
斷斷續續的呻吟溢出口。

吳三省低下頭,啃上了透著薄汗的鎖骨,像在宣告主權似的啃在衣服遮掩不到的地方,滿意的舔去被啃出來的淡淡血絲。
接著胸口硬挺的乳珠也沒被放過。
吳三省扯開了上半身的浴袍,健壯的胸膛展露眼前,已經紅腫不堪的蓓蕾,等著愛撫。

吳三省一口含了上去,輕咬著突起,另一邊用手指揉捏著。

「啊!」
受到刺激的潘子,下意識的收緊了後穴,把吳三省夾的更緊了。

「你這騷貨,喜歡我舔這裡嗎?」
吳三省用空著的手,不客氣的捏著潘子的屁股。

「嗯?喜歡嗎?」
舔弄的力道加劇。

「喜...哈...喜歡.....」
喘著粗氣,潘子回答著吳三省有些惡意的問題,難耐的弓起身子,將果實更送進吳三省嘴裡。
黑髮被主人蹭在床上,凌亂的別有一分風情。

「呵,蕩貨。」
吳三省更加用力的頂入濕熱的穴裡,盡情的享受這付只為他敞開的身體。

「哈...三....三爺....嗯.....」
潘子將吳三省垂下的頭摟在胸前,承受著他一點都不溫柔的衝撞。
身心感到滿足,至少,還是被需要。

吳三省瘋狂的在潘子體內衝刺,在一年的最後狠狠的疼愛著這令他發狂的身軀。
疼了一次又一次。

 

 

* * * * *

 

 

吳三省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端著玻璃杯輕晃。
杯裡的冰塊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看著床上睡著正香的潘子,吳三省一口喝掉杯裡的酒。
擱下杯子,起身坐到床上,拉開了蓋在潘子身上的薄被,露出了赤裸的上身,以及縱慾一晚的痕跡。

吳三省延著潘子的鎖骨撫摸,鎖骨上盡是吳三省昨夜裡啃出的斑斑紅痕。
接著來到胸前的紅果,輕輕的揉捏,嘴唇似乎憶起了昨晚嘗到的味道,手裡的力道更加肆意。

「嗯....」
潘子微微皺起眉頭,嘴唇溢出若有似無的呻吟。

「真這麼累阿?」
平常警覺性很高的潘子,有點風吹草動就醒了,此時卻睡的連吳三省在他身上放肆了有段時間了還沒醒來的跡象。

突然響起手機刺耳的鈴聲,吳三省替潘子蓋上被子,拿起手機走出房門。

『三叔阿,你有空了沒有?我覺得做晚輩的還是要去給您拜個年才行。』
按下通話鍵,吳邪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

「我說不用了,我不在意那些禮節。」
吳三省一手拿著手機與吳邪通話,另一隻手摘掉了放在門邊盆栽上的枯葉,將枯葉放到泥土上,給盆栽的植物當肥料。
不好的就摘除,毫不留戀,這樣才不會壞了整體。

『可我在意阿,您說個日子吧。』
吳邪鍥而不捨的說著,吳三省拿開聽筒,看著螢幕上顯示【大姪子】的字樣,有些不耐。

「那,你明兒個初二帶上那張小哥過來一趟吧,就當回娘家,就這樣吧。」
吳三省說完就掛了電話,大概可以想像吳邪在電話那頭氣急敗壞,吳三省嘴角勾起一抹笑。

走回房間就看見潘子已經醒了,大概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吧。

「三爺,明天小三爺要過來?」

「嗯,還能再疼你一夜。」

 

 


 

 

不要問我為什麼現在才發這種類似新年賀文的東西阿XDDDDDD

因為真正的新年賀文我才讓三潘出現一下,然後寫了每個CP的延伸。  (其他CP篇跟正篇賀文請到臉書社團或者是我噗浪)

所以我這個新年算是寫了4篇賀文啊!!!!!!!!!

而且這篇三潘還是被我拆成3篇,所以硬要算,我寫了6篇耶!!!

所以我發現有點太長了。

 

我絕對沒有趁機抱怨被挖坑的事情X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