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歡迎吐槽這個標題下的太言情,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取甚麼名字當標題了。

手感靈感全失的情況下,還是很厚臉皮的填坑了,我不管,我師生梗填坑了

不怕OOC的繼續看下去~

 

-

 


這裡是男孩們嚮往的,師資最強,校園環境最優,打著高升學率,輕鬆學習的一所高中男校。

老師們皆是萬中選一,沒有不良的嗜好及習慣。
一旦發現了老師有什麼行為不當之處,將會於予革職。

 


「欸,真帥!」
坐在操場邊,支著頭看著操場上的人,吳邪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那位體育老師。

「吳邪,你又犯病了。」
胖子推了推吳邪,實在不能理解同學欣賞人的重點。

「呸!你才犯病!!」
吳邪瞪了胖子一眼,又將目光放回那個穿著小背心跟運動長褲的人身上。

那人一手拿著碼表,一手拿著槍。
在鳴槍的瞬間,按下了手裡的碼表,記錄下學生跑百米時間。


「真搞不懂你,雖然說咱們是男校,又規定住校,難免會有些禁忌的情感發生,但我真不知道那個悶小哥哪裡好,讓你犯花癡一樣的老瞧著他,不就比胖爺帥了一點嗎!?」
胖子也跟著盯著那老師,百思不得其解。

「帥一點?何只一點!人家帥多了好嗎!而且小哥還救過我!」
吳邪忍不住白眼一旁的王胖子,到底哪來的自信,說得出這種話啊!!

「不就在你被小混混勾搭上時,順手救了你嗎?而且身為老師,學生有難本來就該伸出援手吧?」

胖子回想起那時吳邪的轉述,不以為意........

 

吳邪那時被幾個混混盯上,混混們覺得這麼優良學校的學生,應該也都是有錢人吧!就想跟吳邪『借』點零用錢來花花。
就在吳邪想把人引到暗巷,再用從小就被逼著學的防身術解決掉這幾個傢伙的時候,就被剛好經過的張起靈老師給救了。


「小哥他那時超帥!一句話都沒說,就只是站在我面前,眼神銳利的盯著那幾個混混,他們就被嚇跑了!」
吳邪回憶起當時,幾乎都給跪了,就想著以後也想成為哪樣厲害的人。

「那叫帥?叫悶吧!欸,吳邪換你了。」
胖子推推吳邪,提醒他該上場了。

「好,拿出最好的一面!」
吳邪站起身,拍拍臉頰,一臉上戰場的站在起跑線上。
槍聲一響,就如脫兔般跑了出去。

「呼....哈....」
盡全力衝刺的吳邪還喘著氣,就到老師身旁確認秒數。

「我的成績是班上最好的!老師,有沒有甚麼獎勵?」
吳邪是最後一批跑者,瀏覽了老師手裡登記的資料,發現自己的秒數最少。

「.....推薦你進田徑隊。」

「欸,那是處罰吧?」
吳邪皺著眉頭,帶著苦笑。

就在吳邪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下課鐘響。

「下課。」
張起靈收拾好東西就往教職員辦公室走去。

吳邪目送著張起靈離開,直到背影消失在轉角。

「行了行了,胖爺幫你了還不行?別給我那瓊瑤臉!」

「你說話不擠兌我不行嗎?能怎麼幫呀!」
吳邪收回目光,一臉質疑的看著胖子。

「總是會有把柄的吧!什麼事都逃不過你胖爺我的火眼金睛!」

 

胖子過幾天真的拿了把柄給吳邪。

「吶,給。」
是台數位相機,裡頭是張起靈在學校頂樓抽菸的相片。

「咱學校的老師可是不准抽菸的,更何況是在學校呢!天真你拿這威脅他,包準服服貼貼!」

吳邪接過那相機,心裡那個激動啊!
拿著相機就往教職員辦公室走去。
卻被胖子一把揪住衣領。

「喂,你別猴急,他每天午休都會到頂樓去,那時沒人好辦事,你忍忍。」

 


吳邪忍到了中午,抱著相機就往頂樓去了。
先鬼鬼祟祟的看人在不在,確認無誤之後,便把頂樓與樓梯間的門給鎖了。


「吳邪?」
張起靈聽見聲音,轉頭過來就看見吳邪,頂樓是不准學生上來的。

「老師,其實我.....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吳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告白了再說!!

「你是學生,這不可能。」
張起靈想都沒想就否定了。
在男校,已經習慣被男孩子告白了吧?

「我...我可是有你的把柄,你最好是答應我!」
吳邪亮出相機裡抽菸的照片。

張起靈沒特別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看著吳邪。

「所以?」

「所以你要聽我的!」

「你想要我怎麼做?」
沒有情緒起伏,張起靈依舊直直的看著吳邪。

吳邪見張起靈還游刃有餘,心理一來氣就開口了。

「吻我。」
吳邪揚起頭,高傲的下令。


張起靈跨上前去,拉著吳邪的手,另一隻手按住吳邪的後腦,狠狠的吻了上去。
舌頭也滑溜的伸了進去,捲上了吳邪的,嬉戲。

吻到吳邪喘不過氣,拍著張起靈,這才分開。

「然後?」
張起靈像個沒事人一樣,看著懷裡喘著氣,臉頰紅潤的吳邪。

「然....然後..繼續......做完.......」
吳邪早就想好了,反正肯定是被拒絕,那就一次就好,真的做過之後,就把照片刪了,別有遺憾。


張起靈沉下眼,一把扣住吳邪的腰,一手解著吳邪襯衫的鈕扣。
吳邪白皙的胸口馬上暴露在張起靈面前。
單手揉捏的櫻紅的乳尖,另一邊則是低下頭,用嘴唇伺候。

「唔....小哥....」
吳邪癱軟在張起靈懷裡,身體毫不遮掩被觸碰的愉悅。

放縱,沉淪。


* * *

 

「還好嗎?」
張起靈替吳邪穿好衣服,將他抱到懷裡坐著。

「你覺得呢?老師!」
吳邪對著張起靈疵牙。

「我答應你。」

「啥?」

「你覺得呢?」

吳邪疑惑的轉過頭看著張起靈,然後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笑了。

 


『不管哪一世,你都這麼死心眼阿,這次,我能給你幸福了吧?』

 


 

 

其實最後一句是臨時補上去的,希望能稍微解釋一下張起靈的失控。

謝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