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酒茨,副狗崽 沒有吃或是拆逆CP的孩子請小心踩雷。

雖然標題有H慎,但其實只有中間一小段,也請不要心存期待(ㄍ

那就,跟著老爺車出發囉!

 

-

 


「酒吞大人,茨木大人,阿爹讓我來喊你們起床吃早飯啦!」

桃花妖站在門外,對著緊閉的門扉喊著。
等了一會,房裡還是沒有什麼大動靜。

「大人?起床了嗎?」
桃花甚至伸手敲了敲門,希望叫醒似乎還在沉睡的兩位大妖。
今天阿爹說要帶茨木大人出門刷御魂塔呢,遲了可不好。

「滾!」
茨木壓抑且嘶啞的聲音傳來,與平常相比,氣勢狠狠的少了一半。

桃花在門外眨眨眼,像是知道了什麼。
抬起手臂,用粉色的長衣袖遮掩嘴角了然的微笑。

「好的,我會順便替兩位大人轉告阿爹,請他今天帶大天狗大人出去刷御魂塔,酒吞大人也請快點,早飯涼了就不好吃了哦!」
桃花在門外微微欠身,這是對大妖的尊敬。

「這事能快嗎?本大爺會慢慢玩!快滾!」
酒吞略顯不悅的聲音從房裡傳出。

「嘻嘻!」
桃花這才甘心離開。


房內。


「桃花走了,別忍著聲音。」

「阿.....摯友.....唔!」

茨木一頭銀色長髮披散在枕上。
頸上、胸口上都是斑斑紅痕,襯著長年無日曬的肌膚,更加惹眼。

酒吞抓著茨木的大腿,挺立的慾望毫不留情地在茨木柔軟的身體裡抽送。
不滿意的看著聽見桃花的聲音後就強忍著聲音的茨木,頂入的動作帶著些許怒氣。

「摯友.....我....我快....嗯.....」

「忍著。」

酒吞聞言更是大舉頂入,內體拍打的聲音響在房裡。

「阿.....吾友...再用力些.....全都給吾吧.....」
茨木躺著對酒吞伸出手,希望獲得一個擁抱,甚至一個親吻。

「該死!」
酒吞壓低身子,咬上茨木的唇,隨後輕輕舔舐。

茨木顫抖地將手搭上酒吞的肩,害怕被酒吞推開。
見酒吞沒有反感,才又小心翼翼地環抱酒吞的頸子。

酒吞對茨木這種態度感到不滿,平時趕不走的時候怎麼就沒看見他擔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等真的為他淪陷的時候才想起這些原本該注意的事情!!

酒吞一個使勁把茨木抱起來,讓茨木坐在自己身上。

「唔!太深了....阿....摯友...」

「本王讓你連最深處都記得我!」

等到酒吞跟茨木在食堂出現的時候已經一個時辰過去了。
酒吞才剛踏進食堂,就看見大天狗正伺候著妖狐用餐。

「不是讓大天狗去打御魂嗎?他怎麼在這?」
雖然酒吞那時正疼愛著茨木,可還是記住了桃花說要讓大天狗頂上茨木去打御魂塔的。

「大天狗大人也是『忙』到剛剛才有空出來吃飯,所以晴明阿爹就帶姑姑去了。」
櫻花將熱騰騰的飯菜端上桌,看著身邊的酒吞跟茨木跟不遠處還在用餐的大天狗跟妖狐。

酒吞跟著櫻花的視線也看向大天狗那裏。
妖狐的腰疼得不像話,心情簡直不能再壞了,大天狗正輕聲的安撫,伸手把人,阿不對,把妖摟到懷裡,讓妖狐找個舒服的位置靠著。

酒吞又回頭看看坐在身旁的茨木,坐的還算是挺,難道我做的沒大天狗那傢伙多嗎?
酒吞不信邪,伸出手,往茨木的腰捏了一把。

「唔!」
茨木硬撐著的身體因為酒吞的舉動撐不住了,軟軟的倒在酒吞身上。

「阿,這樣才對。」
酒吞樂的把人揣進懷裡,打算吃完早飯後回房給茨木揉揉腰。

「摯友.....」

「嗯?」

「這樣很熱。」

「............。」

「不過摯友喜歡的話,我可以忍。」

「閉嘴!」

「喔好。」

 

 


 

其實這篇我沒有手稿,就單純地寫到哪碼到哪,所以或許有不合理或者是錯字,歡迎幫我挑出來(揮手

謝謝看完的客官~

可以解開安全帶囉!希望沒有翻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呵呵
  • 好棒^q^ 謝謝開車
  • 希望用餐愉快XD

    泫舞 於 2017/09/28 2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