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  #樂團  #架空

#瓶邪  #黑花  #胖盟

 


「嗯.....小哥.....等....唔!」

那個被壓進沙發恣意親吻的男人叫吳邪。
是這間名為『鐵三角』酒吧的店長。

然後,在吳邪身上逞兇,被吳邪稱呼為小哥的男人是張起靈。
是『鐵三角』酒吧的店長家屬,呃,不對,是老闆兼保鑣。
專門處理酒後鬧事,或是對店長示好的人。

今天是酒吧開張滿一年,吳邪跟張起靈所待的休息室外早已沸沸揚揚,期待著今日的活動。
門口牆邊醒目的地方貼著活動海報。
除了飲品半價,以及兩位當家調酒師的花式調酒表演。
重頭戲就是吳邪、張起靈還有胖子的樂團演出!


平常樂團很少演出,全看主唱吳邪的心情以及身體狀況。
所以今日大多數的人都衝著樂團來的!

吳邪的聲音細膩溫柔、張起靈的貝斯沉穩令人安心、胖子的鼓狂野震撼!
三人天衣無縫的配合,讓歌曲更扣人心弦。


然而,快到演出時間了,吳邪跟張起靈還窩在休息室裡沒出來,胖子抓過王盟,看了眼王盟的錶。

「我去稍微提醒一下小哥,別太過火了。」
胖子自發性的前往前線。

胖子先是禮貌性的敲敲休息室的門板,接著扯開嗓門。
「咳!我說小哥阿,時間差不多了,該準備一下了喔!」


「嗯...別...嗯....別鬧了.....」
休息室裡,吳邪與張起靈當然聽見了來自胖子的『善意提醒』。
吳邪掙扎的想從沙發上爬起來,還要拉好自己的衣服別被張起靈脫了。

「再一會。」
張起靈再度覆上吳邪的唇,輕輕的啃咬,接著往下。
脖子、鎖骨,都是張起靈的攻擊目標。

「啊!別咬,會有痕跡的!」
吳邪決定先推開正在脖子上啃著的張起靈,他有預感,脖子上一定是一片美景了......

「就是要留下。」

「別邊咬邊說話,說什麼我沒聽到啊!」
吳邪皺眉,更使勁的推著張起靈。

「小哥,今天有表演的,別玩了好不?」

「一直都沒玩,認真。」
張起靈更賣力的證明他認真的地方,狠狠的吻上吳邪的唇。


在門口等了約五分鐘的胖子,大概知道張起靈又開啟了霸導總裁模式,提前吃消夜了吧。
「唉,真受不了,讓花式調酒先上吧!」

胖子替自己的機智點讚!
之前印海報的時候就刻意沒印上演出的順序及時間,知道張起靈霸道起來不是人!

胖子走到吧檯,對調酒師使了個眼色,得到調酒師的回應之後,站到椅子上大聲吆喝。

「今晚花式調酒的表演,開始!」


燈光一下子打在一位調酒師身上。
調酒師掃了一眼圍在吧檯邊,面露期待的客人。

微微一笑後,拿過切好的檸檬抹了一圈杯緣,接著放在鹽巴上滾了一圈,讓鹽粒因為檸檬汁而附著上去。
抓過一旁的伏特加酒瓶,清澈透明的酒液在瓶裡碰撞。
調酒師轉著酒瓶,優雅流暢的動作讓人目不轉睛。
搭配上調酒師一張時下最受歡迎的美型臉,更是賞心悅目了。

就在眾人還在為調酒師迷人的動作醉心時,調酒師已經將一定比例的伏特加倒入裝好冰塊的杯子裡,再加上萊姆汁均勻攪拌。
裝飾好檸檬片之後,將這杯透著淺綠顏色的伏特加萊姆推至另一名調酒師面前,並挑釁的看著。

另一名調酒師嘴角勾起寵溺的微笑,端起那杯酒精濃度至少有20度的伏特加萊姆,向調出這杯酒的調酒師致意。

「這杯小花請客,那我不客氣了。」
黑瞎子面不改色的一飲而盡解雨臣推過來的調酒。

「謝謝媳婦賞賜,接下來讓你老公來!」
黑瞎子將飲乾的杯子放回吧檯,未融的冰塊匡啷作響,假裝沒看見從解雨臣那裡射過來比冰塊還冷的視線,拿起雪克杯與龍舌蘭酒瓶。

先是單手把玩了一會酒瓶,然後直接用雪克杯舀了冰塊,將琥珀色的龍舌蘭酒液倒入。
再加入柳橙汁,隨後搖起雪克杯,臉上的痞笑一直掛著,讓人心跳不禁加速。

將均勻搖晃過的酒液,連同冰塊一起倒入酒杯,再添入艷紅的紅石榴汁,稍等紅石榴汁沉澱之後,就是一杯顏色層次分明的龍舌蘭日出了!


「本店招待,獻給美麗的小姐。」
黑瞎子將龍舌蘭日出推到坐在吧檯前一位女士眼前,曖昧的眨眼。
龍舌蘭日出的酒精濃度約11度左右,女孩子也很適合品嘗。

「今天飲品通通半價!別錯過這個機會喔!」
胖子抓準時機,倚在吧檯邊上說。
一語畢,揭開了黑瞎子與解雨臣忙碌的一晚。


「老闆他們還沒出來怎麼辦?」
王盟靠到胖子身旁,語氣慌張。

「有我在呢,擔心什麼!我先上台!」
胖子拍拍王盟的頭,讓他無須擔心。

胖子接著上了酒吧右邊的小舞台。
鼓早就已經就位了。
胖子拿起鼓棒,試試手感的打了幾下,沒一會就跟著酒吧播的音樂打起鼓來。

跟著節奏的鼓聲,一下一下,聞者都能感覺胖子的好心情。
酒吧裡很快的就充滿輕快的鼓聲。
輕啜著調酒,隨著鼓聲擺動身體,讓人放鬆工作上的疲憊。


幾曲過後,胖子額上滿是汗珠。
歌曲告一段落之後,胖子起身喝水,王盟立刻迎了上去,拉起衣袖替胖子抹去汗水。

「休息一下吧,老闆他們應該也快出來了,你要留著體力,等等還有正式演出啊!」

「嗯?胖爺我的體力有多好,你應該再清楚不過了吧?」
胖子流氓的用下身蹭著王盟,意有所指。

「我.....我不知道啦!」
王盟推開胖子,才起跑就又被拉了回去。
對於熟知王盟行為模式的胖子,這簡直易如反掌。
很快的就又把王盟摟在懷裡調戲了。


吧檯這裡則是忙的不可開交!
各種酒杯都裝上美酒,送至客人面前,剩下尚未清洗的杯子。
解雨臣看了一眼平常沒事會過來幫忙洗杯子的王盟。
嗯,王盟小綿羊正被胖子大野狼享用。

解雨臣決定拿放在酒櫃上的備用酒杯。
才靠近酒櫃舉高雙手而已,黑瞎子立刻靠了過來。

「媳婦,這重,我幫你!」
黑瞎子的手覆上解雨臣的,胸口貼在解雨臣後背,毫不避嫌。

「走開,我自己可以!」
被困在酒櫃與厚實胸膛之前的解雨臣覺得,自己能做到的事,何必讓別人幫助。

「我知道你行,可我捨不得呀!」
黑瞎子將裝了酒杯的箱子搬了下來,順手在解雨臣臉頰上偷了個吻。

「我就收下謝禮了!」

在解雨臣才想發火的時候,休息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吳邪沒有衣衫不整,只是微微敞開的領口下似乎有不明的紅痕,臉上也帶著些許疲倦。
反觀張起靈,像是吃飽喝足似的,容光煥發!

幾個注意到了的客人爆出歡呼聲,場面熱烈。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樂團表演準備開始!」
吳邪理了理衣服,站上舞台,一開口,聲音嘶啞性感,聽的台下粉絲是激動不已!

張起靈抓過貝斯背上,彈了幾個音。
吳邪也拿起吉他,調整了一下麥克風。
胖子看著兩人準備的差不多之後,鼓棒高舉,互相敲擊的聲音像是信號,三人很快的進入狀況。

連續幾首重節奏的歌曲,將現在氣氛帶到最高。
突如其來的抒情曲讓人有點措手不及,直接掉進吳邪用溫柔嗓音織成的網。

安靜清澈,似乎在訴說著無限情意。
不知不覺,胖子的鼓已經停了,剩下貝斯與吉他,還有吳邪優柔的嗓音,迴盪在酒吧裡。

一個漂亮的長音完美的結束今晚的演出。
吳邪看著台下還在情緒裡的聽眾們,緩緩開口。

「謝謝大家陪我們、陪鐵三角歡度生日,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鐵三角能繼續陪伴你們的喜怒哀樂。」
吳邪領著張起靈與胖子在舞台上深深一鞠躬。

「請好好享受今晚吧!」
吳邪帶著微笑,走下舞台。


在經歷一場歡愛和一連串演出,吳邪的體力已經快到極限了。
讓張起靈半扶半抱的拉進休息室裡。

一進到休息室,關起門,張起靈直接將打橫抱起吳邪,走進隔間,將吳邪輕輕的放在床上,並蓋好被子。
「辛苦了,你睡吧。」

張起靈確定好吳邪安穩的在躺被子裡,準備離開去外頭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卻被吳邪拉住。

「小哥,陪我。」

張起靈脫了鞋,爬上了床,摟緊吳邪。

門外的吵雜彷彿與他們無關。
兩個人靜靜的靠著,分享著體溫,感受對方的呼吸,平淡且踏實。

「今天很開心,明年也這麼辦吧?」
吳邪昏昏欲睡,柔軟的髮絲蹭在張起靈身上。

「可以,但你必須穿高領的衣服。」

張起靈原本是想利用吳邪脖子上的吻痕來宣示主權,沒想到鞠躬時,反而讓吳邪露出胸前的大片風光。

失策。

 


 

一次把酒吧跟樂團坑填起來,我覺得我太機智了QAQ

調酒方面我沒接觸過,如果有誤或是哪裡不對請告知!!

 

剛不小心看到,痞客邦人氣9萬多,是不是該想想10萬是否發個感謝文?

 

太久沒發文了,痞客邦居然換了新版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泫舞 的頭像
泫舞

夢扉。

泫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